?

红色基因

当前位置: 首页 红色基因 正文

一件改过的棉马甲

发布日期:2019年02月26日        

株柏煤矿调度室主任李吉利珍藏着一件棉马甲,上面有着大大小小的针脚,已看不清本色,这是母亲“加工改造”的保暖衣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李吉利的父亲在株柏煤矿建井处工作,母亲用棉袄改做了这件棉马甲,伴随了父亲15载风雨。1997年李吉利技校毕业分配到株柏煤矿,跟着父亲在采掘一线工作。父亲退休,将棉马甲送给了儿子,而今恰好又是15载岁月。30年间,煤炭行业经历了由萧条到繁荣的起起伏伏,而这件满是补丁的棉马甲依旧穿在煤矿工人身上,它印证着奋斗不只是在艰苦时期,更是在现代幸福的时代,这是一种传承,是一种坚守,更是一种精神。

四点的天黑漆漆的,李吉利早早来上班。像往常一样,他穿戴整齐,检查好必备工具准备下井。同行的还有几个年轻小伙,是刚毕业的大学生。“小伙们,一定要注意行走安全,戴好安全帽,以防狭窄的巷道碰伤头。井下巷道来回车辆多、岔口多,跟好了,不要掉队。”他在叮嘱的同时,迅速熟练地帮大家检查了一番。

毕竟是深秋季节,井下也冷了许多,李吉利一边检查着矿井各项设备运转情况,一边仔细关注着每一位新矿工。他发现有一个伙子畏缩着身子,就顺手把自己的棉马甲披在他的肩上 :“虽然破旧了些,但很暖和,先将就着穿吧。”小伙子有些踌躇,但还是激地穿上了这件棉马甲。

有着体温的棉马甲,已看不清本色,仿佛已染成蓝黑灰三色。顺着马甲自上而下,是一排排整整齐齐、密密麻麻的小针脚,可以和缝纫机相媲美。看得出,缝在马甲上的不仅是对穿衣人的细腻与珍爱,更多的是对煤矿的一片情怀。右肩膀上,歪歪斜斜缝上了一块褪了色的不等边补丁,每一个针脚都有订书钉那般大。仿佛那场景又浮现 :昏花的老眼伴着那双饱经沧桑的大手,一针针缝补着马甲……左背上,横七竖八地斜着一串串灰白交叉的针脚,依稀看到那大针脚间,掩饰不住好奇探头探脑向外张望的棉絮,黑的、灰的、白的,争先恐后一般,好像矿井中那些艰苦奋斗的故事吸引了它们。肩的正下方,补丁摞着补丁,像开了一簇灰蓝色的小雏菊,你拥我挤的,似乎在讲述着棉马甲的故事。

吃班中餐的时候,小伙子们开始吆喝腰酸背疼。李吉利听到后,思索了片刻,笑道 :“干煤矿是件不容易的事,小伙们要经得住考验和磨练,要学会艰苦奋斗,既然选择了煤矿,就要扎根矿山。给你们说说这件棉马甲的故事吧,它的年龄和你们可不相上下吆。”

李吉利陷入了回忆,开始讲起了棉马甲的故事 :

那是1977年,父亲在煤矿工作,母亲在家务农。父亲是掘进组长,成年累月在矿上工作,棉袄穿坏了,尤其是两个袖子都少了半截,也舍不得扔,可矿上发的新棉袄又不忍心穿着下井。母亲探亲时给缝缝洗洗,为了下井干活方便,就干脆把两个袖子撕了下来,“加工”成了现在的棉马甲。天气暖和的时候,父亲把棉马甲洗干净放在柜子里保存好好的,只有天气比较冷的时候才拿出来穿。久而久之,划坏的地方补了补丁,那大大的针脚是父亲缝的历经岁月的磨难,补丁摞着补丁,可是父亲从来都舍不得扔,缝缝补补继续穿。

1997年,我到矿上工作,和父亲一个班组,一起见证了临矿的那段艰辛岁月。2003年父亲退休,把棉袄送给了我。当时我觉得这棉袄太破了,不想要。父亲语重心长地说 :干煤矿磕磕碰碰的时候常有,衣服划坏了、脏了洗不出来了都是常事。另外,在工作面无论是打钻,还是攉煤、扒渣,穿着它干起活来利落方便。尽管现在效益好点了,但是咱不能忘本啊,仍然需要勤俭节约,艰苦奋斗

后来我就一直穿着这件棉马甲,扎扎实实工作。我觉得它不仅仅承载着父亲对儿子的关爱,更是让我扎根矿山、传承和发扬奋情怀的见证。当然我也没辜负老人家的心愿,伴随着临矿的发展壮大,我成长为一名优秀的矿工。有时马甲划坏了,来不及拿回家,就自己缝缝补补,哈哈,那背上歪七扭八的针线是我的作品。

这件马甲伴随父亲和我已有三十个年头了,只要它还能穿,我就会永远穿下去……

启示 :一件改过的棉马甲,穿在两代煤矿人身上,传递着煤矿人奋斗不息的精神。它是一件有着温度的棉马甲,保暖着煤矿人的身体,温暖着煤矿人的内心 ;它是一件精神传承的棉马甲,是老一代煤矿人对年轻人的叮咛,是一代代煤矿人奋斗前行的印证

政府机构
中央企业
能源行业
主要媒体